金剛頂瑜珈略述三十七尊心要(不空  說) (僅供學術資料參考)

爾時毗盧遮那如來,於須彌盧金剛摩尼寶峰樓閣,至已金剛界如來,以一切如來加持於一切如來獅子座,

一切面安立時,大菩提心不動如來、大福德聚寶生如來、三摩地妙法藏觀自在王如來、毗首羯磨成就一切事業不空如來。

一切如來加持自身,薄伽梵釋迦牟尼如來,一切平等善通達故,一切方平等觀察四方而坐。 

 

夫修行者,初發信心,以表菩提心,即大圓鏡智,紇哩娜野心,是眾生內心,安吽字為種子所變,種子為月輪,

於輪光明中想五智金剛杵,光明照徹,即易杵為金剛薩埵,即普賢菩薩之異名。此表東方阿閦如來金剛部也,即大圓鏡智是也。

 

次當禮南方福德聚寶生如來,想持摩尼寶缾,想與一切如來灌頂,即虛空藏菩薩,執摩尼寶珠,

成滿一切眾生所求之願,由此福德功德無量無邊,赫奕威光,所求預滿,此乃寶生如來寶部所攝也,即平等性智也。 

 

次禮西方阿彌陀如來,表一切如來三摩地智,由初發心,便能轉法輪,辯無言,說理無涯際,

語部所收,能令眾生聰明利智,此乃西方法部所攝也,即妙觀察智也。

 

次禮北方不空成就如來也,以大慈方便,能成一切如來事業,及以眾生事業,由毗首羯磨菩薩,善巧智方便,

能成一切有情,菩提心畢竟不退,坐菩提道場降伏眾魔,多諸方便無令沮壞,亦能變虛空為庫藏,

其中珍寶滿虛空中,供養十方微塵一切諸佛,此虛空庫菩薩,即毗首羯磨菩薩之異名,行願所成,

印傳堅固解脫之門,善能護持三密門之大印方便,此乃業部所攝,即成所作智也。 

 

其所禮四方佛儀軌,乃至真言,具在經中明說,應知其中方毗盧遮那佛,即如來部也,報身圓滿,萬德莊嚴,

於須彌盧頂,寶峰樓閣大摩尼寶殿,坐金剛台成等正覺,降伏眾魔,於諸毛孔放大光明,

十方如來及諸聖眾咸來,同證十地,滿足菩薩,皆歸此會。 

 

各處本方座位住三摩地,心皆從毗盧遮那如來心內,智中流出無量無邊秘密法門,菩薩修行相應,

一二昧瑜珈理智法界心,此大菩薩五智圓滿,即毗盧遮那如來真如法界智處中位也。 

 

次入十六大菩薩三摩地位:

 

夫修真言行人,須知十六大菩薩三摩地次第,各各不同於三昧耶心,差別有異,

且如金剛薩埵,東方為首,大菩提心從初發意,堅固勇猛住三摩地智,自受用身,光明赫奕,廣照無邊,

執五智金剛杵,據其座位,傲慢自在,即金剛薩埵之事。

經偈曰:奇哉大普賢、堅薩埵自然、從堅固無身、獲得薩埵身 

 

雖證薩埵正位,而見惑未除,一切有情將何引化,須行四攝法而濟度之,四攝法者何?

布施、愛語、利行、同事等,而攝取之,所以金剛王菩薩,執雙金剛鉤用,為召集而攝召之,即不空王菩薩妙用也。

經偈曰:奇哉不空王、金剛所生鉤、由遍一切佛、最勝能鉤召。 

 

雖有鉤召,然未具大悲之心,須發愛念,一切有情而與救護,於是金剛愛菩薩,乃執大悲之箭,能射二乘計執之心,

若能所未忘,豈為濟拔持,此大悲弓箭,亦能殺害一切煩惱,直最菩提,即金剛愛菩薩之行位。

經偈曰:奇哉自性淨、隨染欲自然、離欲清淨故、以染而調伏。 

 

由斯勝行極喜善哉,即獲一切善法,三種秘密心善、口善、意善身三善法門,三業清淨,

讚善功德,無量無邊,即善哉菩薩之本事也。

經偈曰:奇哉我善哉、諸一切勝智、所離分別者、能生究竟喜。以上金剛部四菩薩也 

 

由斯善法果願未圓,須臾灌頂莊嚴,瑩飾其體,即虛空藏菩薩持摩尼寶缾,

復想一切如來發生大摩尼寶灌頂,大菩薩受位乃至轉輪王住位時,悉皆為之,

利益琩F無邊福德聚威德自在,此乃虛空藏菩薩之福智也。

經偈曰:奇哉妙灌頂,無上金剛寶,由佛無所著,名為三界主。 

 

雖受灌頂,未受威光,須得日輪圓光,洞照千界,所以持金剛光明之日,赫奕暉煥,皎徹無涯,

雖有微塵數日,莫能映奪也,此乃金剛威光菩薩之照徹也。

經偈曰:奇哉無比光、照耀有情界、能靜清淨者、諸佛救世者。 

 

既光明廣大,功業彌高,錫賚酬賞,須有檀施,即金剛幢菩薩,建立大摩尼幢上安如意寶珠,光明照曜,

雨摩尼百寶幢蓋繒幡微妙香華,而皆施與一切有情所須,隨意滿足檀波羅蜜行願,具大悲心,

無量珍財施無所施所得無得之心,此乃金剛幢菩薩大悲願力。

偈曰:奇哉無比幢、一切益成就、一切意滿者、令滿一切願。 

 

既蒙施利喜悅成心,即獲奇特之志,發言歡喜微笑悅樂,廣度有情喜捨之心,能事備矣,此金剛笑菩薩奇特之喜智也。

偈曰:奇哉我大笑、諸勝甚奇特、安立佛利益、常住妙等引。以上寶部四菩薩也 

 

雖能滿願,由恐散動,散動具有六種散動

(作意散動、自性散動、外散動、內散動、相散動、座散動是名六種散動),

不能制止心王,須修三摩地法,以住其心,殊勝行門微妙理義,大悲方便而筏喻之,

勝義菩提行願,因戡頓證,此乃觀自在菩薩之悲智也。

偈曰:奇哉我勝義、本清淨自然、諸法如筏喻、清淨而可得。 

 

雖悟法圓滿結使,煩惱仍未遣之,於是文殊師利大菩薩,般若波羅蜜圓滿智慧無涯遂,

乃持智劍劃斷繒網,除害四魔二乘確執之心,而無所住,不居空有,永絕二邊,

能斷一切有情結使之心,常住無為智慧圓明,即文殊般若之智慧也。

偈曰:奇哉一切佛、我聞微妙音、由慧無色故、音聲而可得。 

 

由斯斷惑,須妙法斯傳,即發心,即轉法輪菩薩,住三摩地心,起大悲願行,轉正法輪,

輪輻光明,動大千世界,三輪清淨,於諸曼陀羅,以主宰於諸魔所,

而教令之調伏有情,正受三昧,即金剛場菩薩之智輪用也。

偈曰:奇哉金剛輪、我金剛勝行、由纔發心故、能轉妙法輪。 

 

妙法既轉,須頓入無言語文字本空真如法界平等修多羅藏琩F法門,圓滿悟大乘,無無不開演,

以茲勝法,共諸佛談論念誦律良,一代真言備在此也,乃無言菩薩語智三摩地智也。

偈曰:奇哉我秘密、我名秘密語、所說微妙法、遠離諸戲論。以上四菩薩法部也 

 

雖通語智,而諸佛事業及眾生事業未成就之,即入一切業用善巧門之所辨,廣興供養,利樂有情,

以虛空為庫藏,是中珍寶滿虛空中,給濟眾生五種之施令,無匱乏,

十方如來一切諸佛微塵剎海,普心供養,即毗首羯磨菩薩善巧智也。

偈曰:奇哉我不空、我一切業多、無功作佛事、能轉金剛業。 

 

既具事業堅固,精進而妙用之,若不精修,魔即得便生進退,所以被精進鎧甲,

持萬行修心守護法門,令不退轉,即慈護廣大能除懈怠,護堅猛之智,

頓成究竟菩提無不被矣,此乃難敵精進菩薩之大慈護也。

偈曰:奇哉堅固甲、我堅固固者、由堅固無身、獲得堅固身。 

 

精進既具,天魔蘊魔及煩惱魔等,須摧伏之,示金剛藥叉形,作可畏色熾燄,赫奕恚怒威猛,

持金剛牙,安自口中,能食一切有情無情,無始無明及諸執見,而摧滅之,作大悲方便,

而能恐怖一切如來,此乃金剛藥叉菩薩,大悲方便之智也。

偈曰:奇哉大方便、諸佛之悲愍、由有形寂靜、示作暴怒形。 

 

由斯威猛解脫之理,而助之三輪菩際眾生,秘密金剛而能濟度大權方便三密加持秘印,

心傳住三摩地,一切法要而能解縛脫苦與樂,住四無量心,此乃金剛拳菩薩密印智也。

偈曰:奇哉我堅縛、我堅三昧耶、成諸意樂故、解脫者為縛。已上四菩薩羯磨部也 

 

阿閦如來於內心證得金剛波羅蜜,入金剛三昧耶,加持一切三摩地智,自受用故,

從五峰光明金剛菩提心三摩地智中,流出金剛光明,遍照十方世界,淨一切眾生大菩提心,

還來收一聚,為令印一切菩薩自受用三昧耶智故,成金剛波羅蜜菩薩形,持金剛杵於毗盧遮那如來前月輪而住

偈曰:奇哉一切佛、我堅金剛身、由堅無身故、獲得金剛身。 

 

寶生如來於內心證得虛空寶大摩尼藏功德三摩地智,自受用故,從虛空寶大摩尼藏功德三摩地智,

流出虛空寶光明,遍照十方世界,令一切眾生功德圓滿,還來收一聚,為令印一切菩薩受用三昧耶智故,

成金剛寶波羅蜜菩薩形,持大摩尼寶,於毗盧遮那如來右邊月輪而住。

偈曰:奇哉一切佛、我名寶金剛、於一切印眾、堅灌頂理趣。 

 

觀自在王如來,於內心證得大蓮花智慧三摩地智,自受用故,從大蓮花智慧三摩地智,

流出蓮花光明,遍照十方世界,淨一切眾生客塵煩惱,還來收一聚,為令印一切菩薩受用三昧耶自受用智故,

成法波羅蜜菩薩形,持大蓮花於毗盧遮那如來後月輪而住。

偈曰:奇哉一切佛、法金剛我淨、由自性清淨、令貪染無垢。 

 

不空成就如來,於內心證得羯磨金剛大精進三摩地智,自受用故,從羯磨金剛大精進三摩地智,

流出羯磨光明,遍照十方世界,令一切眾生,除一切懈怠,成大精進,還來收一聚,

為令印一切菩薩自受用三摩地耶智,成羯磨波羅蜜菩薩形,持羯磨金剛,於毗盧遮那如來左邊月輪而住。

偈曰:奇哉一切佛、我多業金剛、由一成一切、佛界善作業。 

 

已上四波羅蜜大菩薩堅固之體,由若虛空無能沮壞,為燄塵雲霧,能翳空界日月之光,猶為障礙,

一切眾生本來自性清淨,為客塵煩惱,能所二相纏染,其心不得自在,今此妄想,所有本體自空,

了諸法不生,空有無礙,於是毗盧遮那佛,即住菩提心,觀徹照圓明,流出適悅莊嚴種種供養,

此乃金剛喜戲菩薩大菩提心之妙用也,於不動如來曼荼羅,左邊月輪而住。

偈曰:奇哉無比有、諸佛中供養、由貪染供養、能轉諸供養。 

 

今具喜戲供養毗盧遮那佛,於內心流出金剛寶鬘嚴飾其體,即集眾寶用為莊嚴寶聚光明福德圓滿五種施願,

而能滿足於南方寶生如來曼荼羅,左邊月輪而住。

偈曰:奇哉我無比、稱為寶供養、於三界王勝、教勅受供養。 

 

寶鬘供養已,即毗盧遮那於內心,流出大悲方便住三摩地心,發歌讚諷詠而興,供養已,

獲得六十四種梵音住說法無礙,其音清雅,令眾樂簫瑟箜篌而能供養,此即音聲為佛事也,

法利言說,本體自空,真如凝然法界清淨,此乃金剛歌菩薩供養語智也,於觀自在王如來曼荼羅,左邊月輪而住。

偈曰:奇哉成歌詠、我供諸見者、由此供養故、諸法如響應。 

 

雖具歌詠而未獲神通,即毗盧遮那佛,於內心中自受用智,種種供養,結金剛舞印廣大儀軌,

現大神通,妙舞莊嚴,以為佛事微塵佛剎,供養琩F,於三昧門出入無礙,

此乃金剛舞菩薩妙用也,依不空成就如來曼荼羅,左邊月輪而住。

偈曰:奇哉廣供養、作諸供養故、由金剛舞儀、安立佛供養。已上四菩薩內供養也。 

 

阿閦如來於內心中,流出焚香菩薩,供養毗盧遮那如來,其香雲海遍周法界,見聞覺知者,

能生適悅,能遍入諸佛體中悅樂歡喜,此乃金剛焚香菩薩,作大佛事供養也。

偈曰:奇哉大供養、悅澤具莊嚴、由薩埵遍入、速疾證菩提。 

 

香已供養寶生如來,於內心流出微妙覺華,而奉獻毗盧遮那如來,由金剛寶蓮,其華開敷光明,

厥色鮮美福德之聚,種種莊嚴,能施有情安樂之願,此乃金剛華菩薩而妙用也。

偈曰:奇哉一切佛、能作諸莊嚴、由如來寶性、速疾獲供養。 

 

華已供養,未獲光明,即觀自在王如來,於內心中流出金剛智燈,承事供養毗盧遮那如來,光明照徹,

獲得如來五眼清浄,內外障色悉咸覩,見於內智,燈照一切法,本性清淨,由若摩尼百光千明,

無能映蔽智慧之日,由斯燈焉,此乃金剛燈菩薩智照也。

偈曰:奇哉我廣大、供養燈端嚴、由速具光明、獲一切佛眼。 

 

燈既供養,未獲清涼,即不空成就如來,於內心中流出金剛塗香菩薩,執持香印,

供養毗盧遮那如來,此妙塗香,能除一切有情欝熱之疾,能獲如來五分法身,戒定慧解脫,

知見莊嚴,其體亦能證得清冷菩提之心,廣大圓滿,此乃金剛塗香菩薩供養也。

偈曰:奇哉香供養、我微妙悅意、由如來香故、授與一切身。已上四菩薩外供養也。 

 

八供養已畢,四攝之事未圓,即毗盧遮那內心中,流出金剛鉤菩薩而召集之,

夫為鉤者有四攝義,愛語、布施、利行、同事,而能運度無量眾生,復有難調眾魔而能折伏,

亦能控制狂象,而皆順從,即此大菩提心廣大圓滿,堅固猛利,決定不退,

亦能召集一切聖賢降臨道場,能滿一切真言行菩薩速證悉地,此乃金剛鉤菩薩召集之智也。

偈曰:奇哉一切佛、鉤誓我堅固、由我遍鉤召、集諸曼荼羅。 

 

既具鉤義,引攝之事未圓,即毗盧遮那佛,內心中流出金剛索菩薩,能禁制一切煩惱無明昏闇之心,

能縛一切苦輪,令得解脫,復能等引禪定大菩提心,一切印眾皆來聚會,微塵佛剎咸悉降臨,曼荼羅道場,共作佛事。

偈曰:奇哉一切佛、我堅金剛索、設入諸微塵、我復引入此。 

 

索義既辨,制止之理未行,即毗盧遮那佛,於內心中流出金剛鎖菩薩,其鎖是制止之義,

能閉一切諸惡趣門,起大慈悲於一切有情,而生救護,能縛一切眾印,及以如來使俱由解脫,

得大涅槃,復令微塵海會如來,於此道場住三摩地心,同密嚴佛會作大佛事。

偈曰:奇哉一切佛、大堅金剛鎖、令諸縛脫者、有情利故縛。 

 

雖具鎖義制止之事,遍入理智而未圓通,即毗盧遮那佛於內心中,流出金剛鈴菩薩,

執持光明磬而供養之,發生無量微妙之音,一切聖眾聞者靡不歡喜,諸佛惡字種子,

能遍入一切如來身心中,瑩如明鏡,於無量有情身田中大種智,能於諸佛所捨身而作僮僕承事供養,

於三摩地中適悅歡樂,此乃金剛鈴菩薩之妙響也。

偈曰:奇哉一切佛、我堅金剛入、為一切主宰、亦即為僮僕。 

 

此乃一切如來三昧耶,鉤召引入縛調伏也,結三昧耶印已,能令修行人天,諸三摩地佛性海中,適悅安樂由斯供養。

次入五如來供養法,即入毗盧遮那佛觀結,遍照尊如來印觀門,即身心清淨圓滿菩提,廓周法界。

次入金剛薩埵三摩地印堅固菩提心。

次入虛空藏菩薩大寶印,獲得一切眾生所願滿足無所匱乏。

次入蓮花三昧耶觀自在菩薩印,由此清淨無染著故,獲得一切殊勝微妙之法。

次入羯磨大菩薩三摩地,能成一切如來事業,眾生事業,所有修持無不成就,

此乃毗盧遮那及四大菩薩,即同五如來也。

 

次當修行十六大菩薩供養,是諸大菩薩為供養故各持器械之印布在身上,諸分間能為如來作大事。

初金剛薩埵持五智金剛杵印,以表堅固勇猛菩提心。

次金剛王菩薩持金剛雙鉤印,行四攝法召一切如來及一切有情無不雲集,置之右脇以為標幟。

次結金剛愛菩薩弓箭之印,能令愛念一切有情,又能射二乘見執之心,置之左脇用,為隨一切色相無所染著。

次結娑度大菩薩歡喜印,一切如來及諸聖眾,皆善哉彈指讚歎隨喜,置之腰後以表善哉。

已上金剛部四大供養也。

 

次當結虛空藏四大菩薩大寶印,能滿一切有情所求,皆得置之於額,雨種種寶,亦持摩尼寶瓶,與一切如來灌頂。

次當結金剛威光大菩薩印,威光赫奕,能蔽千日,持金剛之日面前,旋轉如轉日輪。

次結金剛幢菩薩印,由如意寶幢能滿一切有情求願滿足,置之直上,由若寶幢。

次結金剛笑菩薩印,能令一切賢聖,諸佛海會及天仙,靡不歡喜,置之口已上,以表大喜笑也。

已上寶部四供養菩薩也。 

 

次當入蓮花部三摩地,由此住觀自在菩薩觀,能令有情於法無礙,無所污染,即持蓮花印,安在口中,清淨法音之所演化。

次當入文殊室利菩薩智慧之觀,當令有情,辨明正法,持智慧之劍,能破邪仙,絕二乘見執之心,

住法空無相無願解脫門,安於右耳輪邊,以為止住。

次當入法輪清淨觀,能轉無上之法輪,三轉法輪三大千,廣度有情,即金剛因菩 薩,持金剛輪器仗,安在左耳,以為標幟。

次當入無言三昧耶,一切萬法皆離言語,言性空本來常寂,亦無所說,即金剛語菩薩持金剛舌,即安在頂後,以表無言。

已上四親近菩薩法部也。 

 

次業部十七供養,

即金剛喜戲菩薩,能令有情適悅歡喜,持三鈷之杵,安於頂上,成就一切如來事業,眾生事業悉皆成就。

次當金剛鬘印莹嚴之事業,眾寶所成,羂索寶鬘以為嚴飾,此印安於額上也。

次金剛歌菩薩,能成如來六十四種梵音歌讚吟詠,皆成殊勝,持箜篌之印,置在右肩,所出言音,皆成妙法。

次金剛舞菩薩神通自在變化,十方舉動施為無非佛事,

此四菩薩北方四親近大菩薩也,業部所營。

 

次結外供養菩薩印即金剛焚香,及金剛華,金剛燈,乃至塗香菩薩等,以為十七雜供養金剛寶印供養,

能令有情所求滿願,以金剛妓樂歌讚諷,瑟箜篌微妙法音,以為供養。

次結刼樹印,能令諸有情,能滿殊勝之願,百千珍寶玩弄諸物,名衣上服,凡有所須,於此樹間,皆得滿足,無有乏少。

次結羯磨三昧耶印,常作思惟,於虛空中,所有一切諸如來,我皆承事供養,一一佛前想有此身,瞻禮供養。

 

次應入達磨三昧耶印,常作思惟,我今此身與諸佛菩薩身等,觀法實性無有差別,更無異相,

即同一切如來之身也,已上修行三摩地法也。 

次行六波羅蜜法,運度有情於四無量心,弘誓願發菩提心,即當證悟。

次入六波羅蜜觀行:

檀波羅蜜者,為是寶部,所以亦由無住檀施等虛空界一切有情,所求之者,隨意滿願,皆施與之,

復於生死之中,愍念眾生,為救護故,悉令滿足,亦能雨種種珍寶,廣施有情,令使圓滿富樂豐饒,令得解脫。 

      戒波羅蜜者,三聚淨戒:一攝律儀戒、二攝善法戒、三攝眾生戒,亦云有益有情戒。

一切戒行皆攝律儀所管,由持戒故獲得身口意清淨果報,此即同毗盧遮那如來滿法界身如如之體,亦云斷德也。

攝善法戒者,一切善法皆屬此戒,亦云智德。即是毗盧遮那如來圓滿報身也,色相莊嚴,

光明赫奕,據須彌頂為諸菩薩說大乘經是。

饒益有情者,即是釋迦牟尼如來化身也,由如來於此世界愍念有情,作變化身種種方便,救度眾生,

令登彼岸,即名恩德。由此三德之義,總而言之,戒波羅蜜之所攝化也。 

 

忍波羅蜜者有五義:一伏忍、二信忍、三順忍、四無生忍、五寂滅忍。

伏忍配東方;信忍配南方;順忍配西方;無生忍屬北方;寂滅忍配中央,此五方即五如來也。

 

地前三賢:伏忍且初地二地三地配於信忍;四地五地六地配於順忍也。

七地八地九地配在無生忍,十地滿足配也。 

 

等妙覺者配於寂滅忍,由持忍波羅蜜故,所生之處令得端正果報眷屬圍繞,功德廣大無量無邊,

不可窮盡見聞之者,悉皆歡喜恭敬隨順,喜悅從心,此即忍波羅蜜之行相也。

 

精進波羅蜜者,若人修行不能精進勤行苦行,至求解脫者,魔即得便墮在泥犁,生死海中,巡環六道,

無由得出,所以須被精進鎧甲,摧懈怠之魔,萬行精修,悉皆成就,威德自在,

由若日輪三千威儀八萬細行,皆由持此戒也,精進波羅蜜行相也。

 

禪波羅蜜者,凡人修行,心多散亂,為計屬即備六種散動纏繞,身心念不安,不得解脫,所以須住心一境,

更不緣異緣,於四種禪法中,住如來清淨禪中,永除妄想,須住無住之住,常依離念之心,實相圓明,

廓周法界,大菩提路,由此致焉,此禪波羅羅蜜也。

 

智慧波羅蜜者,智能了別,慧乃由辨明,由如明鏡能鑑眾色,大小乘法無有差謬,除其我執二相,

住大乘心,圓滿菩提,證真如際,即是如來平等法身,修行者結六波羅蜜印,誦六波羅蜜觀門,

即同一切如來解脫,如如智也法身,由此六種方便,即入三空解脫門,所為空無相無願解脫門,

一切萬法舉體皆空,無一事而不真,無一物而不實,真空妙有,實相圓明,即誦愚咒耶真言,

即是毗盧遮那如來正體圓智也。

 

由斯勝上之義,轉便結如來口印,住三密門觀誦三秘真言,一切有情無不解脫,所出法要迴施眾生,

見聞覺知悉超三界,結四大印誦四種真言,誦百字明住三摩地心,持念珠念誦持念畢矣,誦種種讚嘆,

獻種種名華,誦百字真言,即入塵剎佛海,運心廣大供養法事既畢,則從前羯磨三十七尊印,

後便結三昧耶契,及十六大供養,乃至十七雜供養已,後獻閼伽迴向發願,然即入三昧耶心,

住三摩地觀門,念誦即經行息,念轉大乘華嚴楞伽等經,思惟佛道,國師大三藏和尚,於含暉院承明殿大道場。

(僅供學術資料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