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嚴經的體會

前題

華嚴經,是大方廣佛華嚴經的簡稱,如果以華嚴兩字的表面來解釋,可以定義為一本描述華麗莊嚴的蓮花藏世界現象的經典。

這本經典文詞華麗,意境深遠,詞句的交織浩翰無涯,是一部不可思議的佛教經典,

相傳本經是釋迦牟尼佛初成正覺,梵天下降向佛請法時,所說的第一部經典。

 

經中內容,大多是描述釋迦牟尼佛成佛過程中的,種種神通變化和見地, 對當時下根低劣的閻浮提眾生來說,

是無法接受如此深奧的經典,因此華嚴經經過釋迦牟尼佛七處九會的說法,由文殊菩薩與阿難尊者結集後,

就被龍王收入龍宮沒有留存在人間,一直到釋迦牟尼佛入滅六百年後,龍樹菩薩出世,

因緣之巧合得遇雪山老人的指引,入雪山的龍宮中得見此經,原書本分為上中下三部:

下本有十萬偈,三十八品;中本有四十九萬八千八百卷,一千二百品;

上本有十三大千世界微塵數偈,一四天下微塵數本。

 

龍樹菩薩跟龍王只求得十萬偈的下本流傳出世間,傳入中土時有三個譯本,

第一部是東晉時代佛熄[陀羅譯的經本,稱之為六十華嚴,但是只譯出三萬六十偈。

第二部是唐代實叉難陀譯的經本,稱之為八十華嚴,全書只譯出四萬五千偈。

 

後來唐代般若法師亦譯了一部,稱之為四十華嚴,這三本譯本都只算是華嚴經的節譯本而已,

又四十華嚴所譯的文詞最為優美,其中普賢菩薩行願品一卷的內容,是其他譯本所缺,

因此後世刻印華嚴經的人,就將這一卷錄入八十華嚴之中,作為坊間的通行本,

因此目前大家所閱讀的華嚴經通行本,上所印的都是八十一卷的華嚴經。  

 

上述的介紹,就是一般的傳統學佛者,對華嚴經的了解,了解華嚴經的程度,大概就是這樣子了。

筆者在民國七十六年開始學佛時,就開始閱讀了許多部經典,但是都沒有太大的契機和合意,

直至看到了華嚴經時,才覺得這一部經典的意境深遠,讀誦時心胸變得非常廣闊,

而且可以看到自己的心輪射出一度金色的佛光,全身都非常舒暢。

 

但是當年的發奮苦讀,誦讀了兩遍之後,還是沒有辦法了解華嚴經的修持重心在那堙A

領略不到任何華嚴經的秘奧,後來在持誦地藏菩薩本願經時,曾經看到自己的前世與華嚴經的善財童子很像,

但是除了這些現象之外,卻還是一無所獲,對身心上的修持並沒有多大的進步。因此只好擱在心中,

一直塵封兩年,而沒有再想到這部經的問題  

在家菩薩戒

一直到民國七十七年十二月,參加了海會寺的在家菩薩戒時,這一個念頭又再被激發起來。

原來就是在戒場之中,出現了一位長相很特殊的人,這一位師兄的言行舉動,都會影響到我的心境,

非常吸引我的注意,所以我觀察了他三天,他的真氣非常充沛,在打坐時,

氣脈之激動會出現胸前左右脈的肌肉會急速的震動,我觀察至第五天之後,晚上進入禪定狀態時,

才想起了他的一張臉,這不就是文殊菩薩的臉嗎?

 

受戒的第六天之後,才獲得正式與這一位戒兄談話,彼此交換了心得,才知道彼此雙方都有一種都對方有一種莫明的熟識感。

閒談過後,筆者表示可以觀察出這一位戒兄的真氣充沛,但是脊椎有一點歪,影響到他的督脈氣機不通暢,

所以自願與這一位戒兄作推拿處理,矯正脊椎打通督脈的阻塞,這一種矯正脊椎的技術,是讓病人躺在地板上,

筆者用雙足踏上病者的背部,使用體重和巧力替病者矯正歪斜的脊椎骨,這種功夫作者已經行之多年,

所以經驗豐富並沒有遇上什麼困難,但是處理之後,適逢召集的鐘聲叩嚮,所以各自排班入列,參加了正常的課程。

就在入列之後,唱頌南無釋迦牟尼佛的佛號之時,卻眼睜睜的看到了一位善財童子從高空摔下,

倒栽I一樣垂直墮下,真是看得我心頭大震,冷汗直冒!怎麼會這個樣子呢?

 

「原來真是大菩薩再來,連踏在他身上跟他治療,都會以冒犯之罪來懲治!」  

 

回心細想,這一位戒兄,才了解他真的是一位大菩薩再來,他原本只是以一個普通的職員身份,

考入巨東建設公司做事,兩三年間就因為能力優秀而升任經理,而表現出非凡的處事力。

自戒場分手之後,兩年間更勝任至副董事長之職,這一身福報真是前世修來。

在過程中曾經拜訪過他的母親,才知道原來他出生在台北的迪化街,所以出生後就以迪化街為他的名號。

追尋這些現象的答案,是因為這個答案,可以能夠肯定世間上,真的有這一位大菩薩的存在,

才可以證明自身的確是善財。自從這一次的經歷之後,作者本身才對自己的身份作出碓定,然後才能夠開始進入本篇之主題。  

 

華嚴經的主題

 

概然善財會在這個世間出現,那其他的華嚴經的五十三參出現過的大菩薩是否也在場呢?

這次的出現會有什麼特別的任務呢和意義?

在八十華嚴之中,大約有六十卷都是釋迦牟尼佛的見地,這種成佛者的描述當然是其中的主題,

但是其中卻夾雜了善財童子五十三參的入法界品總共約有二十卷,佔去了華嚴經的四分之一的篇幅,

究竟五十三參與成佛之間有什麼關係呢?

 

為了這樣的一個疑問,作者開始注意到一些本來就沒有太起眼的人,這一位大菩薩也告訴了我,

他對於明光法師和修果法師,也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所以我就從修果法師和明光法師開始,

發現言一位海會寺的主持修果法師,雖然平常不跟任何人打招呼,只是默默地唸她的唸珠,

她是海會寺的主持我們是來她的封廟參加菩薩戒的受戒,但是她卻好像一個旁觀者一樣,

什麼事都跟她沒有關係!每一天她都在場外繞著唸佛,不跟別人打招呼!不跟別人聊天,好像目中無人,

心如止水的感覺,作者這一種描述非常幼稚,原因是剛剛接觸佛門的時間太淺,並不知道許多修行的高僧大德,原來都是這樣的個性。

 

授戒後的心青很興奮,所以開始接受每一種新的嘗試,所以開始參加了淨修庵的佛七,

這次是人生的第一次參加佛七的共修,在法會的進行時初期作者只有注意到自身上的種種變化,

例如聲音開始發出刺耳的尖銳聲,嗓子開始進入特殊的梵唄發音狀態,有如金屬一樣的金剛音開始出現,

全身的脈輪開始發動,全身的陰氣也開始大量噴出,因此眼見帶領我們的維那師承受了許多信眾的業力,

領眾的主七法師是台中護國寺的如虛法師,也同時是我的第一位皈依師,由於他的外省口音太重,

我皈依他的時候,居然聽不懂他對我說的每一句話,既然聽不懂外省口音也就只好不去聽了,

所以這一次的佛七主法,我也沒有很在意的聽他說法,但是在佛七的過程中,

到了第三天他居然提起了五十三參的事件,這一次的開示,我居然可以從頭到尾都聽得懂他在說什麼!

真的是那麼奇怪,他說的話怎麼會突然都聽懂了呢?

 

淨修庵的地方太小,住宿的設備無法提供大眾住宿之用,所以法會完畢之後都要自行回家,

這一次回家休息的時候,一個晚上都沒法睡覺,所以爬起床來翻閱華嚴經的善財五十三參,

把這些五十三參的大菩薩的名單都抄了下來,然後再次入定的去了解這些大菩薩究竟在那堙H

 

這樣的一參之下發現了五十三參的人物之中,我原來已經接觸了十三個, 他們之中有一些還在佛門弘法,

一部份卻已經在紅塵俗世之中發展事業,或從事某一些非佛法上的學術研究,

甚至進入了天主教或基督教的宗教中發展他們的工作,獲得這一種答案之後,我的疑惑就更形加大了,

華嚴經的五十三參中的人物,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人間呢?他們是否有一種使命要來做點什麼事呢?

 

諸大菩薩之使命

這一個問題,給我帶來了漫長的困擾,因為經歷了許多人事的變遷之後,所得出來的結論,

似乎與我的原始想法都完全不相同,他們這些人雖然對我的印象還不錯,但是卻少了一份我要的感覺,

這種感覺我當時也說不出來,但是再經歷了十多個年頭之後,我終於開始發現到了原來五十三參中的真正秘密。

 

最的念頭是認為他們:

「可能遭遇到所謂菩薩有隔世之迷,所以有很多的能力消失了,而且轉世人間的責任可能是忘記了!」

這一段時期,作者很希望去跟他們接觸多一點,希望能夠讓他們記憶起以前的因緣,

再來一次好好的暢談未來應該如何發展,因此是一種積極的想法去希望別人的腦袋也能夠被打開,

把過去的因緣再續一次,然後談論未來應該如何結合這一股力量去做一點大事!

 

第二期的感覺,積極的念頭開始淡化,因為原始的想法並沒有獲得回報與同感,

因此經過了幾年的發展和接觸之後,傾向是自己解決自己的問題,其他的人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話,

第三者是無法去改變事實的?所是一種無奈的反應和消極一點的想法!

 

第三段時期,是感覺釋迦牟尼佛似乎有什麼東西,委托了一些任務給文殊菩薩,

但是在步出祗陀林的時候,遇見了舍利佛,舍利佛,後來又再追出祗陀林去要求瞻仰文殊菩薩的法相,

這種瞻仰的舉動有一點奇怪,而文殊菩薩被瞻仰完畢之後,見到了善財童子就開始點化他去參訪其他華嚴諸大菩薩,

所以當時是懷疑是否有那一些佛祖的信物在瞻仰的時候失了蹤,所以文殊菩薩只好使用緩兵之策,

暫時把事情擱置延後作為日後再交待。

 

第四段時期,發現佛祖在尋訪明師的流浪過程中,曾經遇上鹿野,產生了婚姻關係之後,並生育了兩個兒子,

但是在最後卻因為得到了鹿野家族的婆羅門秘密法本之後而再次的離家出走,進入了雪山進行最後階段苦修,

經過了六年的苦行而功德完滿獲得最後的成佛,了解釋迦成佛的秘密背境之後,

有許多的想法開出現大幅度的修改自己的看法,這個時期的想法是:  

 

「善財與鹿野之間有某一種血緣的關係! 因此善財之出現,是因為要追尋失落了的婆羅門教之法本!

 

這一本密教法本其實就是後來出世的胎界曼荼羅,

當時這一部法本是屬於婆羅門教的古老相傳之法寶而且這一個傳承都是只有單傳和直傳,

除了親屬之外並不對外公開,所以釋迦牟尼以學生身份來求學,是不可能破例被接納的,

只因為這一種利害的關係,所以悉達多以姻親的關係進入,才能夠接觸到這一本法本,所以才產生鹿野這一段情緣。」

 

這一種想法的誕生,是因為作者的學生之中出現了一位與鹿野有關的轉世人物,

由她所提供的想法和感覺,經過長時間的分析之後,才作出如此的答案,

因此再經過長時期的核對資料,發現這一種假說最為合理,並可以輕易的解釋出,

每一次與這些有華嚴五十三的人觸之後,內心的想法都很奇怪,就是覺得好像有一點什麼東西不對!

但是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受?  

但是這一次的想法,卻是我的想法之中,唯一最受本人所欣賞的答案?

 

原因是這一個答案,不單止可以解釋出善財五十三參的作為,為什麼願意花費四十多年之歲月仍然要去追查的一件大事!

如果善財之訪是以學習佛法為目的之行為,則不進入祗多林見釋迦是非常不合理的事。

因為參訪眾多菩薩的修行,只不過是只見星星而不見太陽,是無法解釋善財不能見佛的理由。

 

如果只是上殊菩薩個人的問題,何以會引致幾乎全印度之修行者都被牽連,都出現在這一次的行列之中,

如果不是追蹤成佛法本失蹤的問題,善財走遍全印度去參訪訪高人,所花費的時間也不須要花費四十多年,

因為釋迦參訪遊歷只花費了五年的時間就完成,而玄奘法師在印度之參訪與取經,

從中土到印度往返萬里,也只用了十五年就完成。

 

何以善財只有在印度一境之內,居然要花費四十多年去參訪,一直到釋迦入涅槃之後才結束,

但是並沒有完成任務,一直到龍樹菩薩進入龍宮之後,華嚴經的出世之中,

卻留下了一段有二十卷的善財五十三參之事跡,夾入華嚴經中被留存下來,

今天單純的閱讀經文就會發現,這一段經文的加入,無法與釋迦成佛的事情作一個連結,

因為當年的善財並沒有成佛,如何可以與釋迦一個已成佛者相提並論呢?  

 

如果善財只是為了追蹤密教法本而來,則此兩者才能發生相關的行為,

因為釋迦不想太早將法本還回善財手堙A因此藉故拖延就言之成理。

因此善財每到一處的參訪都是為法本而來;而不是為了學佛法而來,則這一種一個推一個的行為就容易解釋,

而轉世之後的諸大菩薩,為什麼道行能力的衰退就可以完全被解釋出來:

 

「原因是他們都接受到某一種命令,故意將善財指往不同的地方,耗費善財的精力和時間,

而整個參訪的事情都是由文殊菩薩在背後所操縱,所以善財的每一種舉動和行動目標都在文殊的掌控之中,

因此華嚴經的結集其實只有他一人記錄,阿難尊者並沒有在場參與,而且整個華嚴經的發過程,

釋迦都不給任何一個出家弟子參與,原因是這些阿羅漢對於佛戒律上的執著,返而會誤了釋迦的大事。」

 

所以從頭到尾釋迦都不準弟子參與華嚴經的大事,

而經文之中出現了全力反對出家人接觸到這一本華嚴經,這個答案也就可以終於水落石出了。 

 

『於時,上首諸大聲聞,舍利弗、大目犍連、摩訶迦葉、離婆多、須菩提、阿劣樓滿B難陀、劫賓那、

迦旃延、富樓那、諸大聲聞,在逝多林,皆悉不見如來神力、如來嚴好、如來境界、如來遊戲、

如來神變、如來尊勝、如來妙行、如來威德、如來住持、如來淨剎、亦復不見、不可思、不可議、菩薩境界----。

如是等事,一切聲聞諸大弟子,皆悉不見,何以故?

 

以善根不同故、本不修習見佛自在善根故、本不讚說十方世界一切佛剎清淨功德故、本不---。

如是皆是普賢菩薩,知眼境界不與一切二乘所共,以是因緣,諸大聲聞不能見、不能知、不能聞、

不能入、不能得、不能念、不能觀察、不能籌量、不能思惟、不能分別、是故雖在逝多林中,不見如來諸大神變。

 

復次諸大聲聞,無如是善根故、無如是智眼故、無如是三眛故、無如是解脫故、無如是神通故、

無如是威德故、無如是勢力故、無如是自在故、無如是住處故、無如是境界故、是故如此不能知、

不能見、不能入、不能證、不能住、不能解觀察、不能容忍、不能趣向、不能遊履、

又亦不能廣為他人開闡解說、稱揚示現引導勸進,令其修習,令其安住,令其入。

 

何以故?諸大弟子依聲聞乘而出離故、成就聲聞道滿足聲行安住聲聞果、於無有諦得決定智、

常住實際究竟寂靜、遠離大悲、捨於眾生、住於自事、於彼智慧,不能積集、不能修行、不能安住、

不能願求、不能成就、不能清淨、不能趣入、不能通達、不能知見、不能證得、

是故雖在逝多林中,對於如來不見,如是廣大神變。』  

                                                                  (華嚴經卷六十  入法界品之一)  

 

成佛要做什麼

華嚴經的答案出現之後,就要從頭作一次檢討,什麼是成佛?如何才可以成佛?

成佛之人應該要做什麼樣的事情?那新佛與舊佛之間是否會產生衝突?

如果屬實則是新佛要如何去做,才能夠將舊佛的經典理論等修持方法,作一次完善的處理。

 

這一些問題有一些是沒有答案的,因為我們已經歷經二千五百年之久而沒有人可以成佛了,

所以從來世間的人,就沒有想到還可以有人成佛,因此這些問題都被擱置和塵封了好久好久,

但是事情總有新的開始,因此彌勒在今生之中必然會成佛。

 

因為這些問題發生之後,今天的善財已經不容易被人欺騙了,所以成佛的路也摸得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因此知道古老相傳的成佛,是必需要經過出三界入華嚴的基本訓練,再歷經五百年一開一闔的變化,

居住在華藏世界的胎藏界之中接受教育和灌輸新的學問。

 

了解到這些問題之後,就會發現到成佛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但是也並不是太困難的問題,

原因是作者可以做到到的事,許多學生經過我的訓練之後亦可以作出類似或相同的事,

甚至是做得出比我還要好的事,因此成佛的確不是太難的大事。

但是成佛之後所要做到的就很複雜,的確不是那麼好做的事情!

 

因為第一個要做的事,就是如來終結傳統的舊佛法,這一種事做到不好的候,就會天怒民怨,

引起宗教上的衝突,或種種的鬥爭,因此必然是秘密進行,而且不可以讓踏足上舞台上現身之明星參與,

只有讓幾個特別的人士在秘密進行,這種工作包含了廢除舊佛經典、廢除舊佛的傳承、廢除舊佛的戒律、

修正戒律的條文、這個時候就會發現:

 

復次諸大聲聞,無如是善根故、無如是智眼故、無如是三眛故、無如是解脫故、無如是神通故、

無如是威德故、無如是勢力故、無如是自在故、無如是住處故、無如是境界故、是故如此不能知、

不能見、不能入、不能證、不能住、不能解觀察、不能容忍、不能趣向、不能遊履、

又亦不能廣為他人開闡解說、稱揚示現引導勸進,令其修習,令其安住,令其入。

 

  古人如何成佛

 

既然已經知道什麼是成佛所應該做的事!

那倒過來,就可以追究出如何是真正的成佛,從古老的傳承之中,成佛要出三界入華嚴,

但是如何才能達成出三界入華嚴之功夫呢?

 

在三部描述華嚴世界的經典之中:

 

大方廣佛華嚴經的入華嚴的秘密,是在於華嚴字母讚之的唱誦之中,而不是在經中所列的文字中,

因此研究經典而沒有學習華嚴字母讚者是不得其門而入,而唱誦華嚴字母讚的修持者,

必須要同時學會前後左右和中央五條脈輪發音者,才能夠唱出華嚴字母讚的真正功能和威力。

 

金剛界曼荼羅的功能,是以五方佛的排列組合,結構出人身的脈輪,必須要先後打通五條人身上最主要的五條氣脈:

包含任脈、督脈、左脈、右脈、和中脈,再加持灌頂,就能練成準備入華嚴世界的基本功夫。

 

胎藏界曼荼羅的功能,只是虛擬了一張華藏世界胎藏界中心的假想圖,華藏世界其實是宇宙星河為中心,

華藏的古意其實是花狀,因為華的古字通花,花一樣的世界只要在晚上荒野之中,舉頭上望就會發現點點的星河,

那就是古老傳說中的華藏世界,這些星星像花一樣一閃一閃地盛開,古老的修持者,

只要晚上在荒野之中舉頭往上觀望就可以發現,所以胎藏界是一張虛擬的圖像,

表示成佛者應該佔住華藏世界的核心,如受胎一樣的接受宇宙銀河的智識和能源的灌溉,等待五百年之後下生成佛。

 

因此華嚴經的字母讚,練成之後可以使用聲音的震盪力,打開華藏世界的封鎖力量,可以超渡眾生出三界入華藏。

金剛界曼荼羅的練成之後,身體可以轉化成無數無量的細絲和細點,穿過三界而進入華藏世界;

而胎藏界曼荼羅的功能,就如地圖或尋寶一樣,進入華藏世界之後,如何尋找到某一處的華藏世界之核心,

在這堹d住五百年之後,可以接受到宇宙銀河之智慧與能源的供應,培育出將來成佛者所需要的學問和神通能力。

 

筆者將這一些凡塵舊事整理一遍之後,終於發現了這些東西原來就是古人一直追尋的成佛過程和路線,

了解華嚴經之後就會了解成佛並不是太困難的事,但是了解成佛過程的人並不一定能夠成佛,

因為今天聽了作者這些說詞的人之中,那一個能夠算準你的未來五百年之後,能夠再來這一個星球,

就在那華藏世界每五百年開一次的週期中,能夠及時趕上來參與成佛之競爭,還要符合要求,

剛好你的年齡不大不少,智慧發開心性圓融,了悟世間一切成佛之法,道德行為能夠堅守不移,

還要福報功德資糧俱足,符合這樣種種要求的人才能夠真正的成佛,而像筆者一樣的人,

雖然智慧圓融,諸事俱足,卻只能夠做一些文化打手的事,跟新佛做勢和安排下生等等不能為外人道之事而矣!

這就是最新的華嚴經體驗。